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大航海时代哥伦布:《錦堂歸燕》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小別 (二)


    秦宜寧最愛的便是逄梟這般自信又霸氣的模樣,不論是對于她或者那些追隨他的人來說,他都是一道陽光,炙熱又明亮,能夠帶給他們希望。所以當他面對她露出那般不忍時秦宜寧反而會覺得愧疚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便不陪著你去見熊金水了。我就在這里呆著,以熊金水的聰明,他沒見我來也自然不會多問什么,況且他沒膽子來內宅搜查我,到了圣上跟前他就算嚼舌也無濟于事,我到時候已經帶著人找到寶藏了?!鼻匾四魍巖恍?。

    逄梟笑著點了下她的鼻尖,“真是個機靈鬼兒?!?br />
    兩人湊在一起,又快速的研究了接下來大致要做什么,秦宜寧便道:“你也快些去吧,畢竟是圣上身邊的大太監,讓他久等惹惱了他也不好。有些人做糖不甜,做醋反而酸,還是與人為善的好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那我便出去了?!卞惕賞徘匾四?,負手后退著往外頭去。

    秦宜寧則一直保持著微笑,對著他擺了擺手,“你放心吧?!?br />
    一句放心,讓兩人心里同時生出酸楚和不舍。

    他們牽念著彼此,又何嘗真正放得下心?這一生又有多少機會,分別了便能保證再重逢?

    秦宜寧鼻子發酸,卻一遍遍告訴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讓逄梟擔憂。就只微笑著與他道別。

    逄梟見她眼角像是染了淡粉色的胭脂,像是快要哭了,卻一直在對著自己笑,也明白了她的意思,咬著牙一轉身,大步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來至于院中,深呼吸兩次,逄梟心里對李啟天的恨意簡直上升到前所未有的程度。若不是他幾次三番如此,他們夫妻何至于屢次被迫分開?他們與家人又何至于天各一方?

    他早晚要結束這一切!

    “謝先生,徐先生?!卞惕啥允刈旁諉徘暗牧轎懷ふ吖笆?,“宜姐兒便托付給二位了?!?br />
    謝岳與徐渭之大吃一驚,他們剛才在外頭低聲研究過王爺會帶著他們倆之中的誰去輝川,沒想到王爺竟是一個都沒打算帶。

    “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逄梟一抬手,停住了謝岳的話。

    “此番去見駕,情況未定,我只帶著幾個侍衛和圣上賜予的儀仗便是。必要時候,我們這些武夫可以迅速撤離。若沒有大意外,我便安心呆在圣上眼皮底下。宜姐兒在外要統籌一切,又要啟程去一趟東營,難免力不從心,還請二位先生幫襯著她?!?br />
    兩人都絕頂聰明,自然立即就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打算暫時將外面的事交給王妃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。逄梟笑著點頭?!?br />
    謝岳與徐渭之想了想,贊同點頭。

    “這樣也好。王妃聰慧,對于政務上敏銳的很,又頗有智謀,想來這段時間外面的事王妃能夠處理的好?!?br />
    徐渭之也道:“有我二人在旁輔佐,王爺大可以放心王妃的安全?!?br />
    其實兩人佩服秦宜寧的智謀,逄梟若吩咐他們陪著秦宜寧做什么事,他們也可以答應。只是若要認秦宜寧為主那般服從她的指揮,他們心里卻是不愿意的,再厲害的,秦宜寧畢竟也只是個女子。

    可是逄梟行事果決,一旦做了決定的事不會輕易改變,既然與他們開了口,便是已打定主意了。

    況且,眼下的局勢,由王妃帶領王爺在外的人馬取得寶藏保存實力,對于王爺來說的確是最好的,對于李啟天那邊也是一個強有力的制衡,至少可以讓李啟天在對逄梟下手之時還要多掂量掂量,總比王爺和王妃被一同困住好。

    有他們倆在,王妃這里想來也出不了什么大亂子。

    兩人共事多年,許多時候只交換眼神便能明白彼此的意思,并無任何異議便接受了逄梟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王爺此番要多加小心,保留實力為上。若遇危急時刻,也要先以自身安全為重才是?!?br />
    “老朽也是此意。王爺不妨放軟姿態,圣上愛惜羽毛,在未曾查清楚之前也不會貿然動作。這段時間正好可以讓咱們好好準備?!?br />
    “兩位先生所言極是?!卞惕尚Φ?,“二位放心。本王必定小心行事?!?br />
    兩人得到逄梟的保證,紛紛放下心來,行禮道:“王爺保重?!?br />
    “二位先生保重?!?br />
    逄梟與兩人作別,想來有他們在,秦宜寧行事會更順暢一些,至少下頭那些不熟悉秦宜寧的人,不至于如陶漢山那般私下里決定,傷了秦宜寧。

    %

    熊金水此時正坐在前廳吃茶,神態安然,沒見半分焦急之態。

    因他是圣上身邊的人,不論走到哪里都頗得尊重,是以今日來旨,王爺并未立即出來相見,讓湯秀非常不安,緊繃著身子站在門前,腦海中翻涌著情緒,想著若萬一鬧出什么事來,自己應該如何應對。

    正當這時,湯秀看到了逄梟修長的身影健步而來,一時間心里緊張的情緒蕩然無存,忙大步迎接上去,行禮道:“王爺?!?br />
    熊金水耳聰目明,聽聞此聲忙放下茶碗,起身蝦腰走至門前,行禮道:“奴婢給王爺請安了?!?br />
    “熊公公休要如此客氣,讓公公久等了,著實是本王的不是?!?br />
    熊金水整日里伺候李啟天,此時逄梟身上沒見絲毫水汽,頭發都沒沾濕,顯然方才并未入浴。不過這事兒也不是他一個內監能夠多問的,他若這個理都挑,王爺自然可以說他是擦干了頭發才出來的,到時反倒鬧的不愉快。

    是以熊金水并不在意這些,笑著道:“王爺,圣上吩咐奴婢來接您回輝川縣去?!?br />
    逄梟驚喜的張大眼睛:“可是圣上安排了差事?實不相瞞,這段時日本王一直賦閑,傷勢漸漸痊愈之后,就越發的閑不住了。圣上若有差事安排正和本王心意!”

    熊金水仔細打量逄梟的神色,見他的喜悅不似做偽,不由得心下輕嘆,道:“王爺,圣上有什么差事奴婢也不知。只是吩咐您速速前往見駕,還請王爺即刻隨奴婢啟程吧?”

    “見駕?圣上去了輝川縣?視察皇陵?”

    見逄梟是真不知情,熊金水心里不由越發嘆息,這忠義伯恐怕是被圣上抓包,臨時誣告忠順親王給自個兒頂缸呢!
錦堂歸燕相關推薦: 我不是大師[重生] 捕魚狂帝系統 同桌兇猛 農家惡婦 九星霸體訣 木葉之鼬神再現 質女 旺夫命 重生七十年代之痞極泰來 大航海时代4安卓版